当前位置: > 主页 > 教育 >

艺术的力量强于战争访谈阿富汗首位街头女艺术家

2017-12-31 14:21来源:网络整理

戴着紫色头巾的女子,弹着钢琴,滑落一滴眼泪。蓝色的摩天大楼汇成一片海洋,街道上的车辆小如斑点,缓缓挪动,她在这里独自弹奏。

画面矛盾交织,她既坚强又脆弱,她极富优雅的诗意,却又茕茕孑立,暗自神伤。

听众于她是消失的存在,整个世界都沉沦了,她和她用手指敲出的音符还在。

冗杂的世界啊,你听见了吗,感情在肆意的风暴后,是美满的平静。

这幅作品出自Shamsia Hassani,洛杉矶哈默美术馆的AIR艺术家。她1988年出生在德黑兰,父母都是阿富汗人,而后搬回喀布尔,在喀布尔大学获视觉艺术学士、硕士学位。现居喀布尔,是喀布尔艺术现场的先锋,在阿富汗各地创建涂鸦工作室。她希望她的作品能帮助遗忘形而下的战乱纷争,从此人们记得的是一个用美学、艺术定义的阿富汗。而在这一定义过程中,阿富汗的社会性别规范也在被改写,女性之声不应该被一袭面纱扑灭。虽然街头涂鸦艺术在阿富汗并未立法取缔,鉴于阿富汗传统对性别的保守态度,Hassani的创作也遭遇了重重困难。作为女性无法站在街头创作,她只有在工作室“想象涂鸦” (dreaming graffiti)

“Secret”,“Birds of No Nation”, “Once Upon a Time” 是“Dreaming Graffiti” 系列中的作品,Hassani做如下描述:

Secret 秘密

“这个系列中女性的形体都是用直线勾勒的,有尖锐的棱角,这是为了传达一种力量感。‘秘密’是指罩袍下隐藏的秘密——血肉俱全的活生生的人。我想打破对女性的束缚,吉它赋予了女性话语权和言论自由。用红色则是因为在阿富汗红色能吸引人们对重要事物的注意。”

Birds of No Nation 没有国籍的飞鸟

“飞鸟处在不断的迁徙中,觅食,栖息,它们随遇而安,没有任何身份归属。阿富汗人就如飞鸟一般,在对安稳的追逐中,从一国逃往另一国,原生国籍在他们身上消退了。女子来到新的地域,她错位了,一切都不属于她。”

Once Upon a Time 很久很久以前

“标题来自多数童话故事的开头。我的童话讲述的是一个活在现在和过去夹缝中的女子,她想摆脱过去苦痛的阴影,所以她高坐在上方从外朝里俯瞰着。城市是黑白的,代表过去,‘她’是彩色的,指向现在。”

访谈阿富汗首位街头女艺术家:

“艺术的力量强于战争”

Q:你是如何接触到街头艺术的?

A: 2010年的10月我加入了由喀布尔战斗通信委员会建立的涂鸦研讨班,那时教我们的是一个叫 Chu的英国涂鸦艺术家。在这个工作室我首次玩起了涂鸦。

Q:现在你是阿富汗涂鸦艺术的先锋人物,是否存在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激发了你?

A:在涂鸦工作室之后,我觉得涂鸦是一种把艺术思想传播给大众的良好形式。涂鸦是在公共场所的涂鸦,举办艺术展览我们只能邀请有限的嘉宾,而把艺术场所拓展到街头,所有人都能辐射到。我想在墙上,在阿富汗战争的硝烟上着色,把五彩缤纷的颜色涂到这些苦痛的记忆上,好像苦痛就真的会从人们的记忆中被抹去。我想让阿富汗艺术为世界所知,而不是它旷日持久的战争。

Q:在你看来,街头艺术跟其他更为正式的当代艺术相比有什么不同?是更重要还是次重要?为什么?

A:阿富汗的涂鸦艺术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涂鸦在欧洲和很多国家都非法,而在阿富汗,我可以合理地运用它来传播不同的讯息和思想。发展阿富汗艺术有多种方法和渠道,每一种形式都有特定的存在意义。我倾向街头艺术是因为它能打破艺术场所的边界:所有人能看,能在任何时间看。这是我的想法。

Q:你的家人对你的艺术工作怎么看?

A: 家人很喜欢我的艺术,他们总是很支持我。他们从来没有想阻止我或者对我的工作指指点点;相反,他们对我从事的工作很满意。

Q:你的家人在阿富汗吗?你出生在哪里?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