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文化 >

父亲走后(图)

2018-01-05 09:40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父亲走后(图)

   (一)

  父亲走后,母亲变成了孤独的孩子。

  她对着父亲的照片,哭了看,看了哭,日日以泪洗面。我们姐妹守在她的身边,心都碎了,却无以安慰。

  夜晚,她蜷在那张空荡而又宽大的床上,显得那么弱小无助。我多想伸出手臂去拥抱她,但又怕这过于温情的举动加重她的脆弱。

  母亲终于想说话了,却句句不离我的父亲:

  “你爸从小没娘,连双像样的鞋都没有,只能穿着奶奶的旧鞋子去上学,那是真苦啊!你爸争气,全村只有五个人考上了县中学,但却穷得交不起学费,念到一半就回家了。我一想起你爸讲他小时候的事,我就心疼啊!”

  “在部队上,那种军用胶鞋不透汗,我每两个月就给你爸做一双鞋,冬天给他织带花纹的毛衣,战友们都夸他的鞋和毛衣好看。”

  “你爸最后那几个月老是表扬我,说我的老伴儿真不错啊,又会做鞋又会织毛衣──哪想到他这就是要走了呢!” 

  “这么多年,你爸爸自己病得有多难受也不说出来,就是最后这一个月,他叹气说过一句──真难受啊,真不如死了!我当时还埋怨他乱说话。”

  ……

  母亲这样絮语着,边说边哭。她忘了自己已经说了无数遍。我们多希望这样的日子只是暂时的。可是,冬去春来,新的一天,仍旧充满无望的悲伤。

  母亲在日记本上,零星地写下自己的心情:“先行一步的人永远不回来了,留下悲苦和孤独。”“前进、后退,我是两茫茫。”“风云变幻,世事沧桑,想你。”

  母亲伏在书桌前写着,或对着窗外默默地发愣,一坐就是半天,风吹帘动,阳光投射过来,照在书桌上,也照着母亲灰白的发。我走过去劝她不要久坐,她摘下眼镜,揉着红肿的眼睛说:“平常我就在这屋里读书看报,你爸爸在旁边屋里上网下棋,有时他走过来,站在我旁边看着,也不说话。我耳朵背,都不知道他啥时进来的。”

  相濡以沫、温馨宁静的日子恍如昨日,怎能不令人百感交集!携手几十年,父母亲早已如同两棵相依而生、根叶相连的树。二十年前,母亲得了脑溢血,她与父亲在家庭中的角色就换了过来,是父亲无微不至的照顾,才使母亲得以康复。而今,父亲先走了,母亲虽然有我们姐妹轮流陪伴,但她的日子仍像是变成了巨大的空洞,无所凭依。

  手机没电了,母亲不知该怎样充电。她说:“过去我的手机没电了,都是你爸爸给充好电。”

  该服药了,母亲从药瓶中倒出药粒。每个小药瓶上都粘有白胶布,上面写着药名──那是父亲的字迹。“药瓶上的字太小了,你爸怕我吃药弄混,就在药瓶又写上大一点儿的字。”她含泪摩挲着药瓶。

  虽然母亲也从医,但她更相信父亲的医术。她说:“我现在还是按你爸爸给开的方子吃药呢。”

  我拉着母亲出去散步。小区外的大道两侧,高大的白蜡树枝叶婆娑、浓荫覆地。母亲说:“天热的时候,我们俩带着马扎,经常坐在大树下呆着,那儿的风凉快。”走累了,母亲坐下来,不再说话了。路上车来车往,从她眼前穿梭而过,我不知她在看什么,目光像落在眼前,又像是落在远方,苍老的容颜布满悲伤,或许她又回忆起和父亲在树下乘凉的时光了!

  九月的一天下午,母亲突然给我打来电话:“有个事啊,我想和你念叨念叨,我心里难受。”母亲说着就哭了,“单位补发了退休人员去年涨的工资,还有你爸爸的工资呢!你说要是你爸爸在该多好呀,我一个人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听着母亲的呜咽,我的心一阵绞痛,忍不住流下无声的泪水。我想,也许倾诉和哭泣是最好的情感释放吧,然而,妈妈却没等我再说什么,便匆匆地挂了电话。 

  母亲经常对我们念叨的话就是──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二)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作为子女的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呢!明明是在撕心裂肺中眼睁睁地送走父亲,亲手将温热的骨灰装入盒中,我却常常疑惑,父亲是真的走了吗?他真的离开母亲、离开了我们吗?

  当我在凄冷夜晚的路边点燃纸钱,忍不住回头四顾,父亲是不是在某棵树下,默默看着悲恸无助的我,就像过去每一次我离开家,在树下目送着我走远一样。

  当我坐在小区甬路边的台阶上,看着正午的阳光穿过树枝静静地洒落下来,周遭空寂无声,心里只是想着常常在此散步的父亲,是不是在无人的时候,又回到这里徘徊?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