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娱乐资讯 >

甘惜分自述:我反对那些把我称为泰斗的人,我

2017-12-01 11:11来源:网络整理

1月9日凌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教授喻国明在其认证的新浪微博发布消息称:“新中国新闻教育和研究的奠基者、我敬爱的导师甘惜分教授于昨天(1月8日)晚上22:55分驾鹤西去……仅仅8天前我们还在一起谈笑风生、纵论天下,今天却天人两隔,哀恸之情无以言表!!!愿甘老在天堂安好……”

澎湃新闻()通过多个信源证实了这一消息。

甘惜分,男,生于1916年,四川邻水人。著名新闻理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首批荣誉教授、首批荣誉一级教授。

2015年是甘惜分先生的百岁寿辰。当年4月上旬,中国人民大学召开“甘惜分先生新闻思想研讨会暨百岁寿辰庆典”,国内新闻传播学界知名专家学者回顾甘惜分先生开拓性的学术贡献与新闻教育生涯。

2009年12月,应校史研究室之约,甘惜分完成了《甘惜分自述》一文,回顾了他投奔革命及从事新闻实务工作和新闻教育工作的不凡历程与体会。以下为《甘惜分自述》全文:

投奔延安,跨对人生第一步

甘惜分自述:我反对那些把我称为泰斗的人,我

甘惜分。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1916年出生在四川省邻水县。我是个孤儿,三岁的时候,父母都去世了,幸好大哥把我带大,让我上学,一直到初中毕业。初中时期,音乐和美术老师都非常喜欢我,他们看我字写得好、绘画也学得很快,就把我当作艺术家来培养,想让我初中毕业之后到成都去上艺术专科学校。但我家里穷,初中毕业后就在乡村小学当了两三年老师,后来又在县政府当过一个小职员,管度量衡。

抗日战争前,我并不知道我们那个县的地下党全部被破坏了,我只能依靠从上海邮寄来的进步书报中学点东西,我的思想变化与上海的进步书刊有很大关系。我当教员的工资大部分都汇到上海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等进步出版社邮购书刊了。我还利用五哥在县民众教育馆当管理员的机会,多方订阅上海进步书刊。我团结了一些进步小青年,成立秘密读书会,并以民众教育馆阅览室为联络点,开展我们的活动。我读了很多上海出版的、以邹韬奋为首的一些进步思想家、作家办的报纸书刊,成立了秘密读书会,我出书,大家传阅,然后交流。读书会培养了好多革命同志,这帮年轻人后来起作用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曾回到邻水,中共邻水县委党史研究室告诉我: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邻水县的党组织全部破坏,长期无党的组织,1938年我赴延安后,我那个宣传队(读书会)中的青年欧汝钦在成都入了党,省委派他回邻水建立了中共邻水县委。后来欧汝钦被敌特杀害。小说《红岩》中许云峰的原型许建业就是邻水青年。现在邻水县委资料中写道:甘惜分同志那几年在邻水县的革命活动为后来中共建立组织奠定了组织基础。

我还有两个朋友,一个是我表哥熊寿祺,他是一个大人物,在大革命时期便到武汉参加革命,跟着毛泽东秋收起义后上了井冈山,以士兵委员代表的身份参加红四军前委,很得毛主席的信任。1929年他奉命前往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回苏区时联系线断了,回不去了,就回到上海在光华大学上学,后来又到日本留学。他在上海、日本的时候对我帮助很大,因为他是老革命啊!他经常给我写信,教我学习马克思主义,让我用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看人看事。他寄来上海新出版的 《辩证唯物论教程》让我细读。他有一次回邻水时问我:“你想到江西苏区吗?我可以写介绍信给你,我的朋友很多,林彪、陈毅、陈士榘都是我的好朋友。但怕搞不好把你当作奸细,就不好了,还是过些时再说吧。”另外一个朋友是熊复,我俩一起去的延安。新中国成立以后,他当过中宣部副部长、《红旗》杂志总编辑。他中学比我高两届,对我帮助很大。他初中毕业后去上海、成都考大学,眼界比我宽得多,我俩就开始经常通信,痛快淋漓地评论天下事。这些通信都写得很长,使我开阔了眼界,也锻炼了写作水平。

接近共产党,接近进步思想,一个是我自己学习,一个是朋友帮助,我那时思想发生了大变化。1935年,我不在小学教书了,到成都去接受度量衡方面的培训。在那里,我碰到了熊复,那段日子里,我俩经常到成都祠堂街一带的书店里看书。这里的书店卖的大都是上海的进步出版物,正合我们需要。1935年华北事变后,全国形势风云突变,华北国土之内竟容不下一张书桌,是可忍孰不可忍。北平学生首先游行示威,立即波及全国。我在成都,正碰上“一二·九”运动,我和熊复都参加了。每次回来,如同经受了一次革命洗礼,思想不断提高:家国亡矣!非革命不可!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