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娱乐资讯 >

邓力群的不完全书单:“凡延安有的书,我几乎

2017-12-11 10:47来源:网络整理

《邓力群自述》书封

今年11月,《邓力群自述》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6年暑期,邓力群在北戴河休假,每天上午同编写组的同志谈两三个小时。从8月4日至20日,谈话十六次。编写组成员对邓力群1915年至1974年六十年经历的自述进行了整理。

邓力群在新书后记中写道:“从我的经历可以看出,中国人民革命的大熔炉,怎样把一个青年学生锻炼成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在老一代革命家的教育培养下,又怎样成为中央领导同志的助手,怎样经受住‘文革’的考验。”

宋平在为新书撰写的序言中写道,“读力群的自述,老一点的同志会联想到自己的经历,年轻同志会从他的一生中看到,一个从旧家庭走出来的知识分子,怎样成长为一个党和人民需要的共产主义知识分子。”

《邓力群自述》的出版已是邓力群身后之事。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思想理论宣传战线的杰出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2月10日16时5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宋平说,邓力群在五七干校五年半,白天挨批斗、劳动,每天晚上三个小时读书。“他的自述开了一个书单,从《马恩全集》《列宁全集》《斯大林全集》《鲁迅全集》,到二十四史、《资治通鉴》《清史稿》和一大批其他历史著作、中外文学作品。一部《资本论》,一字一句读了三遍。”

邓力群自己则谈到,“我这个人从上小学开始就爱读书,一生离不开书。”

在成长为共产主义知识分子、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路上,邓力群有过大量阅读。

澎湃新闻()注意到,《邓力群自述》一书,也披露了不少他曾经读过的书目。

从旧文学到新文学到进步书籍

邓力群的祖父当了一辈子私塾先生,父亲是前清最后一次科举考试的秀才,还是个在家乡湖南省桂东县流源乡兴办初等小学堂的维新派。1915年出生的邓力群是父亲最小的儿子,俗称满仔,乳名叫焕修,学名叫邓声喈。

邓力群的阅读从旧小说开始。

小学期间,“在我的课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看旧小说。”邓力群回忆。

“第一个介绍我看《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的是我的姐夫胡昭明。能够读遍中国的旧小说,则是得益于大姨妈家的藏书。我到大姨妈家的次数最多。她的大儿子即我的大表哥,同时也是我的堂姐夫。在表兄弟中,他待我最好。他家藏有很多旧小说,中国的旧小说,木刻的,石印的,铅印的,他那里几乎都有。我每次去,都要看个够。回来后还想去,再接着看那些没看过的小说。我对旧小说的了解和知识就是这样得来的。”

1929年,邓力群考入长沙兑泽中学。在长沙,从1930年上半年开始,邓力群转向了新文学。

他谈到,“印象深的有三本:蒋光赤的小说《鸭绿江上》《少年漂泊者》和冰心的《寄小读者》,很受感染。也读了郭沫若的新诗集《星空》《橄榄》,印象深的是那些爱情诗,诗人同爱人一起数天上的星星。还读了翻译小说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没有读懂。读了这些新文学作品,写作文时也跟着学。”

1931年,邓力群转学北平,并进入汇文中学读书。

他回忆,“1933年以前学好功课是第一位的,课外主要看小说。这时我阅读了大量的进步书籍。当时出版的书,翻译过来的旧俄苏联、英国法国的书,我读得很多,如: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复活》,屠格涅夫的《父与子》,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科罗连柯的《盲音乐家》,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莎士比亚的剧本,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的不少小说,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巴比塞的《斯大林传——从一个人看一个世界》,等等。中国的左翼作家,鲁迅的《呐喊》《彷徨》看了,鲁迅的杂文集,每年都出版一本到两本,《三闲集》《二心集》《准风月谈》《伪自由书》《花边文学》,我都读了。还有他的翻译作品,如果戈里的《死魂灵》,法捷耶夫的《毁灭》,也读了。茅盾反映大革命时期斗争情况的小说《虹》《蚀》以及《子夜》;丁玲的《莎菲女士的日记》《韦护》《母亲》等;郭沫若创作的、翻译的文学作品,以及研究著述,如《青铜时代》等,也都读了。还有郁达夫、张天翼、林语堂等的书。1935年、1936年还读了曹禺的《雷雨》《日出》,邹韬奋的《萍踪寄语》等。当时的进步书籍,出一本,买一本,读一本。”
最新资讯

最热资讯